Sun-

天真无邪当饭吃+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二十八章
他们叫我挑一个日子。
“11月5日。”不知道什么原因,选了这个日子,心中有些不满。
“张起灵,今天你生日。”面前的人弯了眉眼,黑暗里,眼睛不同寻常的亮,像哥哥看闯祸的弟弟一样,有些无奈地对我说。这人几个小时前在走廊里抱着我一个劲地叫“小哥”,被我一脚踹飞了,几十秒前又端了一小块蛋糕出现在房间里。我攻击他的时候首先护着的不是自己倒是手上那一块蛋糕。想必酒会上我的香槟变成白水的杰作也是他干的了。这人一定认识以前的我。
“张起灵,松手,还要不要吃蛋糕了。”这人虽然有过格斗的专业训练,身材挺拔,应该比我还高去一厘米,不过不是我的对手,于是便拿开了掐住他脖子的手,向沙发走去。
“还好还好,还来得及。”那人在身后小声嘀咕,开了灯,我不由得皱了皱眉。
“张起灵,生日快乐。”那人双手捧了蛋糕,笑嘻嘻的,见我没接,正伸手过来,应该是要抓我的手接住吧。真是麻烦。我接过来,瞟了一眼茶几,又瞟了一眼他的笑眼,还是先拿在手上好。
他见我没有动叉子的欲望,挠了挠脑袋,依旧是笑盈盈地说:“快吃吧,今天就要过去了呢。”
我低头咬了一口,从睫毛缝隙里看他笑得开心,不由自主继续吃,总想着不辜负他的心意好,真是奇怪的想法。
吃完了抬头,他递了一张纸巾,我接过,我的指尖大概有些凉,他不小心碰到了,极快地缩了回去。我捏了纸巾在嘴上象征性地停留了一下。
他松了一口气似的,低了头没看我,收了我手上的盘子跟纸巾,就要道别:“张起灵,晚安。”然后向门口走去。
我确实缺失了一段记忆,想必我以前与他是好朋友,在以前我被他叫做“小哥”,可是以前的事与现在的我又有何干。不过看他巴巴地拿了蛋糕过来,是真心实意地对我好,当真可爱。
我便说:“谢谢。”
那人也不回头,隔了半晌都不说话,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站着睡着了,随意吧,我要休息了。
“小哥,生日快乐。”当我将转身去卧室的时候,我听到他说。
其实当我在酒会上饮到白水而不是香槟的时候,这种熨帖竟让我有熟悉的感觉,脑子里有个影子,天长地久地被我遗忘在角落里,没有预兆的出现,让我有些疑惑。
“你是谁?”
没想到那人听到我的话,肩膀竟轻微地抖了抖,抓着门框的手用力起来,说了句:“小哥,我是吴邪。”然后轻轻关了门,离开了。
吴邪吗?果然人如其名。只可惜,在这样的世上行走,你有多天真对自己就有多残忍。
五年前一些人告诉我,我叫张起灵,将来是会继承家业的。
后来发现,我不过是一个至今没有名分的女人跟一个张家男人的私生子,早年流落在外,后来在两种势力的一场博弈中险些死去,救我的这一边,上了位,而我,不是回来继承家业的,而是作为一个傀儡,做一个听话的木偶的。
他们送我去了德国,然后接回来做了张氏集团的董事长,虽然我年龄不够大,但我是我那个爷爷的亲孙子,他的意思,还没有人敢违逆。
常常有些奇怪的举动发生在我身上,大概是没失忆前养成的根深蒂固的习惯,没打算记起以前的事的,但是生活中常常有些事冷不丁地跳出来,在如此孤独麻木的生活中,倒……还挺有趣。
虽然不讨厌葱花,但菜里还是不要有的好,不然总觉得很不顺眼,要拿筷子挑去。旁人递了苹果,总要自己再动一次手,钻掉了果核再吃。有一日在机场看到一小姑娘吭嗤吭嗤跟在妈妈屁股后面跑,小行李箱贴满了咧嘴笑的明黄色的小东西,这具身体竟然不受控制地感到愉快,没想到这家伙在以前还好这一口。还有吴邪,我竟处处依了他的希望,只盼着让他高兴了好。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的生日,他倒是记在心中,这五年我都在国外,难得他还记得。当全世界都遗忘了你,不承认你的存在,甚至自己都怀疑自己是否存在的时候,能有一个人站出来说,我认识,我认识你,我便更坚固了去找到自己的决心,不为了向世界宣告,不为了让他人承认,只为了一点点私心,我是谁,想做什么,又能做什么。
摁灭了灯,睡觉吧。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Sun-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starstar.28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